当前位置:<主页 > I生活画 >余宛如:金管会15场Fintech座谈会没有新创圈声音、没有 >

余宛如:金管会15场Fintech座谈会没有新创圈声音、没有



    余宛如:金管会15场Fintech座谈会没有新创圈声音、没有

    作为一个立法委员,我看 FinTech 的发展,是站在国家整体的发展上来看,而不是只站在金融产业的角度来看。刚好最近有个重大的事件:巴克莱银行成为全球首度利用区块链技术提供贸易融资这项业务。事实上最近全球金融科技有很多重大的里程碑,早一点的包含美国联準会主席叶伦找各国央行来开区块链的会议⋯⋯等。所以我们得要站在国家的角度来看,因为敌人从来不是自己人,而且已经一只脚踩在门内,我们正被全球的浪潮逼近、席捲、甚至吞噬。

    对我来讲,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大家都是台湾人。但是竞争者已经就在门外,这是我比较忧心的地方。那在进行接下来的话题之前,我要先来澄清我们提供的一些意见,并不是说我的意见一定对,但这是我的认知,如果有冲突可以跟我讨论。

    例如,许多金融业者认为谈到中国做 FinTech 会成功是因为市场够大,台湾金融机构规模小,就算投资金额再高也做不起来,其实大家都误会了一些事情。我们应该正确地理解,中国 FinTech 可以做起来是因为「网路」。它是一个网路科技产业,而不是金融产业。为什幺我要这样讲呢?因为有很多欧洲的 FinTech 公司,也证明它可以做全球生意,这些国家有比台湾大很多吗?网路原本就是无远弗届的,对于 FinTech,有个很重要的认知是:它是缘起于网路的金融交易。而且它的重点不是在资料,而是在于人工智慧。它利用人工智慧,可以快速、有效率、透明、可追蹤的方式来记录每一笔的交易。我讲的不是天方夜谭,因为现在科技已经做到了,而且正在带来划时代的改变,这才是我们真正要忧心的地方。

    我觉得台湾一定要认真讨论这件事情,因为走遍多个国家,比方英国、澳洲、亚洲的新加坡,甚至泰国,都推出了「监理沙盒」。监理沙盒的好坏,我还在评估当中,但是我发现台湾比这些国家来得更有条件来做 FinTech,因为我们有非常优秀的资讯人才跟资讯产业。随便要做什幺东西,在台湾马上就可以找到人帮我做 prototype,这是我们最厉害的地方,我们不能够放弃我们这方面优秀的条件。另外,我看欧洲讨论这些事情,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就是我们一直忽略这些事,甚至遏止、扼杀这些创新发生,会造成什幺样的结果?创新会继续发生,但会地下化,而挑战从来不会消失。所以欧洲在挣扎那幺多年之后,让 FinTech 浮出檯面,参与他们资金的自理、资安的自理,或是金融科技的建立。让 Fintech 的发展浮上檯面,这才是永续之道。所以说今天先澄清这个部分,接下来针对这几场来做一个分享。

    还是要先感谢丁主委这段时间办了这幺多精彩的讲座,也让讨论与对话的氛围开展,我们办公室的态度是这 15 场我们尽全力参加,直到现在参加了 10 场。为什幺 4 场没参加到,不是报名爆满了,不然就是闭门会议,我们进不来。所以从头到尾,我们都知道这些会议是什幺状况。

    首先是说,这些讲座请到的专家很棒很精彩,可是大概只有 15 分钟,甚至只有 5 分钟。 因为讲得太精彩了,所以我们请到立法院继续再讲 3 小时,我发现 3 小时跟 15 分钟根本是天壤地别。所以我建议这 15 场的会议先不要急着做成任何决议,因为我们没有听到全面的见解。尤其这几场会议的优秀讲师,建议金管会再把他们找回来,去多深入的了解各个金融科技发展相关的议题。

    第二个是,我们发现这几场会议没有一场是特别邀请新创产业的 ,虽然我们办公室有帮忙新创报名,但是与会者极少。跟新创业者这幺相关的主题,竟然没有他们的声音,这是我们发现的部分。那谈到金融监管的部分,如何适应、该怎幺做,其实他们也没有参与的机会。所以整个 15 场的会议,我们看到的主旨是:如何避免金融机构在 FinTech 的风潮下受到伤害,以及金融从业员的就业保障。其实欧洲已经有资料指出,如果我们越慢迎接金融科技的挑战,我们付出的成本就会越高。已经有数据跟相关报告出来了,所以继续在讲要保障金融从业员,可能不是最有智慧的作法、不是对消费者权益最好的作法、也不是对金融科技最正确的做法。

    第三,这系列会议中没有谈到消费者权益 ,怎幺说呢?虽然在资安部分,有提及到消费者资讯安全的重要,但是资讯安全只是消费者权益的一小部分。到底是什幺权益,简单讲就是「普惠金融」。要如何选择入门门槛最小、服务最便利、最友善的金融商品,这才是人民最重要的考量。金融服务真的是服务每一个人吗?如果我们没有谈这件事情的话,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尊重消费者权益,FinTech 的发展,有很大的部分是在消费者选择。政府决定政策,不去尊重消费者的选择,终究比较可惜。

    第四个重点是,没有谈及市场的公平竞争,我为什幺要这样讲,像是联徵资料的使用範围,目前还只限于金融业者,科技业者是没有办法使用。 如果银行可以满足数位经济时代,底层民众的金融需求的话,其实你也不需要谈 FinTech。可是就是有没被满足的地方。所以我们在强调法规的公平竞争时,是否也想过要检视服务业的公平竞争,否则这个市场是不公平的。对于一个政府来说,我们应该要尽力维持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机制。

    第五点,在资安的部分 ,我不是专家,但我也跟很多专家学习。我很同意资服处的蔡组长刚刚提到的: 没有资安就没有 FinTech。而我们要进一步说:没有对资安正确的观念,就没有对资安正确的政策。正确的资安政策是要与风险共存。

    举例来说,一银的 ATM 事件,如果真的要究责的话,如果没有任何一银的同仁被究责到,大家觉得消费者可以接受吗?一银的人如果跟消费者说:报告的人是工读生,所以工读生有罪,这样可以吗?这不是处理问题的方法。事实上国外在谈资安的政策,是在谈分层究责,谈清楚哪一个等级谁应该被究责。不然不会有人去警觉到资讯风险的问题。此外,我们也看到国外资安机构会把资安等级分级,可是在台湾,只有 1 跟 100。你没有做到 100,你就不能进场。可是国外是分红灯、绿灯、黄灯,你风险管理做到什幺程度,我开放给你什幺业务。

    第六点,台湾的 FinTech 讲的多做的少,最好还是赶快有些行动。 最重要的做法是开始激化、活化我们创新的可能。那怎幺做,我举一个新加坡的案例,新加坡最近在举办 FinTech 黑客松。他们的政府询问所有相关业者没办法做 FinTech 的原因,把问题找出来,然后找资讯背景的学生与人才,来参与这个比赛,造成资讯业与金融产业的对话,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资讯人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找出 Solution,可是事实上我们没有真正促进双方对话的机制。

    最后 ,对于科技部的金融科技人才培育、金融科技创新基地,金融研训院在做的事情,我有点担心。为什幺担心?因为报告一直在提办了几场活动、参观几个国家,但谁可以回答我: 学校培养的人才出来之后,他们的工作在哪里? 他们技术 OK,但有没有产业的概念?金融创新基地有多少个新创公司成立了?或是有多少创投资金进场了?我觉得思考这些,才是我们在做事情时,应该要问的问题。这些是我最近的一些观察,以及追蹤这 15 场会议的心得,真的希望相关单位能够参考,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