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V生活吧 >医疗失误卫长允援助‧“中莱6年没来” >

医疗失误卫长允援助‧“中莱6年没来”



    医疗失误卫长允援助‧“中莱6年没来”(吉隆坡)一对华裔夫妇申诉,他们怀疑私人医院疏忽,导致其初生早产婴儿的眼睛受创失明,过去6年为了让儿子重见光明,寻遍名医治疗不果,还因拖欠私人医院医药费而被院方控上法庭。更令他们失望,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多次承诺会提供援助,但6年来都是开出“空头支票”,使他们差点失去最后讼诉的机会。来自彭亨州文积的夫妇李金峰(40岁,销售员)和李依芩(33岁),声称在过去6年都没有向私人医院展开法律诉讼,因为也是当地国会议员,即文冬区国会议员的廖中莱承诺会给予协助,使他们一直抱着希望。6年内须提诉讼李金峰说,由于廖中莱的承诺一直没有兑现,他们唯有来到吉隆坡,向民主行动党蕉赖区国会议会陈国伟求助。这时,他们才然赫然地发现,对于医院疏忽的诉讼必须在6年内进行,所以他们目前只剩下2个多月的时间提出控诉。他今日(週五,7月16日)在陈国伟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时指出,他的儿子李启政(6岁)是在2004年在安邦一间私人医院出生;由于是6个月半就出世的早产婴儿,出世时在氧气保育箱接受护理。他称,由于怀疑院方在护理过程中出现疏忽,造成李启政的双目失明,自从出世至今,就完全没有机会看见这个世界。他说,过去6年,除了到处寻访名医,以期儿子重见光明之外,他也一再委託廖中莱的协助,以向医院追讨公道及解决所积欠的医药费。“由于部长每次都承诺会给予协助,因此我们也只有耐心的等待。”他披露,直到2008年,李金峰发现自己被国家银行列入黑名单,才发现私人医院因他拖欠医药费,而把他控上法庭。“我在这个时候才知道,一直承诺给予协助的部长,6年来只是口头承诺,却没有採取积极的行动去协助我们。”仅剩2个月时间提诉讼李金峰说,在6年内必须向医院提出讼诉的情况下,基于儿子李启政在今年9月就满6岁,所以他只剩下2个月的最后诉讼限期。他说,他没有受过高深教育,不懂追讨的程序,当初既然廖中莱承诺会协助,他们就把全副希望都放在廖中莱的身上。“没想到,部长竟然没有遵守承诺。他是卫生部长,如果他真的有心帮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吧!”陈国伟谘询意见助入稟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表示,他会在2个月内谘询律师的意见,并入稟法庭向私人医院提出控诉。“我也会带领失明的孩子到眼科专科医院进行谘询,以确定孩子的失明情况及痊癒机率。接着,我会协助整理所有文件,正式向大马医药理事会提出控诉。”他披露,由于时间不多,李金峰与妻子必须捉紧时间,在这2个月内完成讼诉的程序;否则,他们连最后追讨公道的机会都会丧失。陈国伟促廖中莱解释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说,卫生部长兼文冬区国会议员廖中莱应该在这起事件上给予合理的解释,并进行检讨,不然就是丧失政治道德。“廖中莱是卫生部长,也就是整个医疗机构最高及最权威的代表,他承诺给予协助,只要他吩咐下去,事情肯定可以获得解决,或者至少有一个圆满的答案。”他提出质疑,为何廖中莱6年都没有给予这对夫妇答案,廖中莱必须给予清楚的解释及检讨,以免丧失政治道德。指廖中莱没帮忙只敷衍李金峰表示,他与妻子都是文冬文积人,岳父则是当地村长,与廖中莱有一定的交情,因此在问题发生后,很自然去找廖中莱协助。他说,在中央医院宣判儿子失明后,他们马上向当时仍然只是文冬区国会议员,未出任卫生部长的廖中莱求助,希望对方可以协助调查,并替他们讨回公道。“廖中莱很爽快就答应会帮忙,可是这幺多年来,廖中莱都没有给过我们一个事情进展的通知,也没有给予任何答案,每次追问他时,都推说他会帮忙,事情可以解决。”欠医院5.4万列黑名单他说,在廖中莱出任青体部副部长,并随后出任卫生部长,他们对他更有信心,认为有官职在身的廖中莱,必定会更容易协助他们。“一直到去年,我準备向银行贷款时,才发现我因为积欠私人医院5万4000令吉的费用,而被列入黑名单,而我也才知悉廖中莱这幺多年来其实都没有帮忙我,他只是在敷衍我。”廖指示不必理会追债信李金峰说,每次收到私人医院的追债信,廖中莱都指示他们不用理会,声称他会解决问题,所以他们才会一而再三对追债信置之不理。他认为,除了要求廖中莱协助向私人医院追究责任外,他们也希望部长能够协助解决拖欠的医药费。6岁的李启政是李金峰和李依芩的独生子。夫妇俩育有3名孩子,即二女一男,李启政排行第二。目前李启政在一间特殊学校上课。欠款减半却要一次缴清李金峰说,私人医院经入稟法庭,向他追讨欠款,而他也趁着今年农曆新年期间,在廖中莱回选区拜年时紧追廖中莱,才获得廖中莱安排其助理协助与医院交涉,最后医院同意把医药费减半,即2万5000令吉。不过,他称,院方要他一次过缴清减半的医药费,才会停止对他的控诉。他表示,如果廖中莱当初确有协助,或者至少指点他们该如何处理,他们就不会面对目前的窘境;即孩子失明救不回,还要面对巨大的财务压力。母:院方没说儿会失明李依芩透露,儿子从私人医院转至中央医院治疗时,院方没明确交代,也没说明儿子会失明。她说,儿子在私人医院保育箱护理近2个月,医院以孩子眼部很多红根为由,替孩子进行第一次手术。过后,院方以孩子必须做激光手术,而私人医院没有有关医疗设施,才致函让他们转入中央医院。“到了中央医院,医生可能基于不愿批评同业,而没有直接指控私人医院可能出现疏忽,他们只是表示儿子经有三度的失明,唯他们会全力抢救孩子的眼睛。”她说,直到中央医院替儿子进行2次激光手术后,院方才正式向他们表明儿子已失明。她称,医院的这个宣判对他们晴天霹雳,“我们的孩子才出世而己,他未来漫漫长路,怎样可以在一片潻黑中度过?”母:名医皆说非先天失明李依芩说,在寻访名医的过程中,他们可以很确定儿子会失明,乃是私人医院的疏忽,因为这些医生的诊断几乎一致;即儿子不是天生失明,而是护理过程中出错。她称,儿子离开中央医院后,他们到处寻访名医,以期还孩子一个光亮世界,但过去4年,他们得到的答案,都是医生无能为力,而给予抱歉的眼神。“我们还带孩子到新加坡,也把医生报告寄至英国伦敦和中国温州的医院,可是医院都是摇头说没有办法。”廖中莱暂无回应对于李金峰夫妇提出的控诉,《》尝试联络卫生部长兼文冬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廖中莱,但至週五下午4时截稿为止,都无法联络到他。此外,《》也无法联络上廖中莱的秘书,以致无法获得部长的回应。疑氧气保育箱致失明蕉赖区国会议员陈国伟表示,他在谘询多名眼科医生的意见,同时综合李金峰提供的医疗报告后,几乎可以很确定这是一宗医疗疏忽的案件。他说,李启政虽然是早产儿,出世体重仅880克,可是出世时,视力并没有问题,私人医院也不曾说过他有先天性失明症。他相信,问题是出自婴儿氧气保育箱,“根据眼科专科医生的说法,如果保育箱的氧气水平出现问题,有可能损害初生婴儿的器官。”‧2010.07.16